两个我

一直以来我总觉得在我身上总有两个影子,一个是我想要成为的,而另外一个则是过去的影子,时时挣扎在这两者之间,倍觉尴尬。也感到深深的无奈。这难道也是传说中的人格分裂。

现在大四,按正常的来,我们早就应该出去实习了,而我们因为专业特殊则要在学校多呆两个月,现在我们在正式实习的前边,马上就要从学校走了,大四上学期还有三门课,现在正是考试的时候,其中的一门是口译,考试的课程或者是考察的科目就是全班分组在讲台上讲课,每个组负责一课,知道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水货,长期以来就是这样,大一大二的时候勉强还算凑合,到了大四的时候,那说句悲哀的话,那完全是听天书,他说什么我听不懂,我也不想听,完全是在混日子,到了大四,基本上也没有去上过课,但是到了考试额时候还是不能不去啊,于是就硬着头皮上了,我这人不擅长干这个,再说我在专业方面也是个水货,然后我就争取到了讲单词的任务,就15个单词,我把单词的注音做好了之后,然后在维基百科上面把所有的单词的相关知识记了下来,然后就等待,然后上了讲台,低着头,或者有些时候是弓着腰托着腮我他妈的按后照着念了几句,也不看台下的人然后念完了刚好也下课了我就顺势逃了下来,然后那个新老师就跑上台上写了个单词,是啥我也不记得了,据说翻译过来就是没胆量没男子汉气概的意思吧~在语言的这个方面,每个词都可能有很多意思,当然我也不会把他说的什么放在心上。即便是最恶意的那种意思,但是我在台上或许表现的真的就像一个胆小鬼吧,但是貌似在出了在教室里上课的时候除外,我倒还真的不是这种人,他妈的我胆子不大的话,有些事情我还真的做不出来,用句方言说,我的量不是很大,但是也不小,但是很多情况下,我真的是判若两人。其实那是满是苦涩!

继续阅读→

实现WordPress评论链接重定向

最近一段时间人肉spamer挺多的,搞得你都看不出来到底哪个才是spamer,记得水煮鱼有个插件是可以重定向WordPress评论链接,前段时间冰剑也在问我这个插件叫啥,这插件叫做comments-link-redirect,这插件的作用是:

1.让不遵循nofollow的搜索引擎不会因为垃圾留言而降低你的排名
2.Spammer 即使成功留言,也不会被搜索引擎索引

我以前用过这插件,却发现只能把侧边栏的的最新评论里面的链接给重定向,而文章页里面的链接还是老样子,今天在Google搜索了下,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继续阅读→

有意思的十月

这个十月很有意思,放假之后不久学校就封校了,在封校之前我就仓皇而逃,那会闹甲流,然后放假到15号,15号到了学校继续封校,也不让出去,每天只好窝在寝室里,据说还得封一个周.杯具!

话说现在要写一篇日志出来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有想法的时候不想写,开笔写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了想法,那就来记流水账吧。

我最近在干什么

搭了很多站点,什么淘宝导购站,英文垃圾站,采集影视站,只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推广,只是折腾而已,然后每天在twitter上寻找主机的潜在用户,最近卖出去的主机全是来自twitter的。前天康盛创想发布了DZ7.1,当我再twitter上看见这条消息的时候,我又按耐不住搭建了一个论坛,空空如也的一个论坛。大概半年前我关掉了晨风日语论坛,那对于我来讲,是段失败的故事,所以我那是很决绝,什么数据都没有保留,程序数据库完全删了个干干净净,现在想想不免有些遗憾,之所以当时那么冲动其实是对一件事情很是在意,当时论坛的一个管理员出来自己组织了一个论坛,也是同类性质的,而我那会基本上是只负责论坛维护方面的事情,其他的我参与的不是很多,也没发什么贴,结果论坛的人都走了,去了另外一个地方,我那会也是觉得我这么花费时间在这个论坛上面,有太多的不值,最早的一段时间,我在那上卖弄花了太多的时间,就是折腾,然后突然觉得我不能这样,我那会把QQ签名改成了这样子:我要试试看我离开网络能不能活?结果很显然,我离开网络我当然能活,只是会相当无趣相当无聊,因为除了在这上面折腾,我不知道我还能想出什么办法来消磨我的时光。所以当时其实心里真的有气,或者说有一点愤怒,我当时觉得他从我这里学了一些基本的东西就出去单干,我是有种被耍的感觉,然而时间渐渐的过去,有些事情也慢慢的发生了些变化,某一天,不知道怎么的,我去了他的新浪博客,看到了一片置顶文章,当然这篇文章到现在还是置顶

继续阅读→

碰见一个小黑客

最近学校封校,去不了学校,在外面呆着,碰见了一件很是搞笑的事情。事情的经过很有戏剧性~

有个所谓的黑客盗了我姐的QQ号,然后开价100块,说给一百块钱就把号还他,这个QQ号是七位数的,因为前段时间小孩子比较多,他们啥也不懂,什么都敢打开,估计中了木马,然后就中招了,这孩子也是个人才,锲而不舍啊,密码找回来了又把它盗了回去,但是这个密码它改不了,有密保,于是大家就不停的登陆,他登陆了我又登陆,这样坚持了几轮,问他,这样有意思么,我就问他,就会盗个QQ还敢自称黑客,他却说他招徒弟,并留下了他的QQ号码,我说我对他的技术完全不感兴趣,然后我们就友好的互相说了ByeBye!他奶奶的,灰鸽子谁他妈的没玩过啊~

然后我恢复系统,重新做了一遍系统,打上所有补丁,换了个杀毒软件,全盘杀了一次毒,然后登这个QQ修改密码,在密码里面加了若干个特殊字符,你给老子暴力破解去吧~

继续阅读→